主页 > J管生活 >军队与坦克血腥镇压平民的光州事件──《华丽的假期》 >

军队与坦克血腥镇压平民的光州事件──《华丽的假期》

2020-06-18 ·      
   

军队与坦克血腥镇压平民的光州事件──《华丽的假期》

历史真相,是一个民族的共同记忆,也可以是一个国家转型正义的第一步。

当高中历史课纲议题正在台湾闹得沸沸扬扬的同时,韩国总统朴槿惠也突然宣布,将过去由民间出版的国高中历史教科书,从二○一七年开始改由政府统一编印,争取历史的诠释权。台韩两国似乎心有灵犀,而教科书的争议也成为两国政府共同面临的难题。

朴槿惠这项教科书「国有化」政策,在韩国引发舆论一阵挞伐,也引起学生大规模示威抗议,认为这是韩国民主化的大倒退,也是朴槿惠为主的保守派人士,为了要正当化过去日本的殖民统治,以及掩饰其父亲朴正熙独裁统治的过往。无独有偶地,日治时期的历史定位,竟同样成为台韩两国争辩的焦点。

但是与台湾不同的是,韩国政府似乎不为所动,它认为过去民间编撰的历史教科书对于过往韩国近代史的诠释,不但出现重大错误,也扭曲了历史真相,而韩国政府此举主要在纠正这项错误,并培养青少年正确的国家观,以及均衡的历史认知。

从过去以来,韩国历史的教科书都是由政府统一编撰,直到二○一一年李明博政府时期,在社会多元化的考量下才逐步开放由民间编写,但是各种不同意识型态的大鸣大放,竟然一发不可收拾,以致不到五年,这项措施便走入历史。

而从十九世纪以来,韩国与台湾似乎步入相同的历史轨迹,台韩两国都同样接受过日本的殖民统治,两国也都在战后经历军人的威权统治,在意识型态及既得利益者的刻意扭曲下,台韩两国内部,自然也就对这两段历史出现截然不同的两种诠释。这是历史多元化下的产物,也是真相越辩越明的道理,但是在政治的放大镜下,许多论述却都变得居心叵测。

例如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历史,在台湾有亲日派与反日派两种不同观点,亲日派认为日治时期奠定台湾现代化的基础;反日派则着重在日本政府对台湾人民的高压统治。亲日是本土的民进党,反日则是曾与日本抗战的国民党。

而在韩国,也同样有亲日与反日两种声浪,只是不同的是,亲日派是现今以大国党为主体的保守政权(执政党),反日派则是自由派路线的民主人士(在野党)。

反日派认为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韩国部分人士与日本相互勾结,并因此获得庞大的政经利益,而这些人在日本战败之后并未受到政府的政治清算,反而依附在保守政权下扶摇直上,其所谓「部分人士」便是暗指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而这些反对人士认为,朴槿惠将教科书收回国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合理化亲日派的政治路线,并有为其父亲平反的意味。

从过去以来,特别是在威权统治时期,讨论朴正熙与日本之间的关係,不只是对领袖的大不敬,也是一项禁忌,但是在民主化之后,许多资料开始解禁,韩国人民才逐渐发现,一向反日的朴正熙,竟然还与日本有一段不可告人的过往。

原来,韩国的军事强人朴正熙,在年轻时候曾经以高木正雄的名字(当时朝鲜仍受到日本殖民统治),就读位在伪满州国长春,由日本人所办的陆军士官学校,之后又到东京的陆军军官学校进修,朴正熙在军校毕业之后,被分配驻扎在中国的热河,隶属伪满州国第八军团担任少尉排长。

在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之后,朴正熙所属的第八步兵营,身为日本帝国的最后军人,不但拒不投降,反而还枪杀当时前来接收的苏联红军,但之后在苏联大军的围剿下,朴正熙便乔装成朝鲜难民前往中国北京,而当他的日军身分被国民党特务机关识破之后,便转以战犯身分被羁押在劳改营,直到一九四六年间才被遣送回朝鲜。朴正熙与日本军国主义的暧昧关係,成为韩国历史教科书的第一个争议点。

而当朴正熙回到朝鲜之后,便考进当时韩国的陆军士官学校,成为战后韩国培养的第一批军官,毕业之后朴正熙被派到全罗道的丽水,担任韩国陆军第十四军团参谋长,但是在一九四八年却爆发「丽水起义」,韩国陆军第十四军团也参与了这场军事政变,因此,朴正熙便被政府当局怀疑是北韩间谍,被韩国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但一年之后却又突然被无罪释放,而重新回到陆军的朴正熙,便一路扶摇直上,最后官拜少将司令官。因此,有人认为朴正熙当时是以供出同党来换取免罪,这是韩国历史教科书对朴正熙评价的第二个争议点。

到了一九六一年,当时身为陆军副参谋长的朴正熙,以绥靖之名发动「五一六军事政变」,推翻当时的文人总统张勉,开启二十多年的军事威权统治。在朴正熙执政期间,他为了打击异己,便设立一个由他直接控制的特务部门──「中央情报部」来监控民主异议人士,同时也以反革命的罪名,大举逮捕四十多位高级军官,以彻底清除政敌。

一九七一年的总统大选,朴正熙虽然操纵了选举,但竟然还只以不到八%的差距,险胜当时的民主人士金大中,这让朴正熙吓出一身冷汗。为了要彻底打击反对人士,朴正熙便以北韩军事威胁为理由,宣布紧急戒严令,并在这个命令之下,不但解散民选国会,禁止所有集会游行,同时他还制订《维新宪法》,让自己的总统任期能够无限期连任。

在政权稳定之后,朴正熙便专心对付他政坛的最大敌人,金大中。他在一九七三年透过中央情报部,製造名闻中外的「金大中绑架事件」。该年八月,金大中应民主统一党的邀请,赴日本东京参加一场公开演讲,当时金大中住进饭田桥的皇家格兰饭店,却遭不明人士绑架,随后被带到日本神户,紧接着被抓到停在港口的一艘韩国船只龙金号上,并随即开往公海。

当时金大中被迷昏,两脚也被繫上重物,韩国特务人员打算当船行驶到公海上时,便将他丢到海里,但是这项举动却被日本政府发觉,并派海上自卫队加以追逐,并鸣笛示警,韩国特务只好取消杀人灭口的意图,而将船只开至釜山港,随后将金大中释放。金大中虽然幸运地被解救,但是在船上的韩国特务对他施以严刑拷打,日后对他的健康造成终生伤害,直到他去世前,走路都还是一跛一跛的。而朴正熙在威权统治时期,虽然创造了「汉江奇蹟」,但是他製造白色恐怖、打击政敌,使得他的功与过,成为韩国历史教科书的第三个争议点。

其实,朴槿惠可以政府的公权力,透过教科书国有化来淡化其父亲朴正熙军事独裁政权压制民主化势力的作为,但她却无法箝制韩国年轻世代对于历史事件的认知。由这次的教科书争议,可以看出韩国虽然已经成为全球第八大经济体,但是关于转型正义,似乎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

在韩国电影当中,讨论过去军人威权统治历史的相当多,而最有名的当是《华丽的假期》,这部电影主要讲述一九八○年在韩国光州所发生的民主化运动──光州事件,当时韩国军人对手无寸铁的民众进行血腥镇压,造成上千名民众死伤,这是韩国战后以来的最大规模的镇压事件。而这部电影的名称《华丽的假期》,便是出自当时韩国总统全斗焕,向军队下达的镇压命令代号。

这部电影描述一位计程车司机姜民宇(金相庆饰),和就读高中的弟弟姜振宇(李準基饰),兄弟两人因为从小父母双亡,便从此相依为命,在韩国光州过着平凡的生活。有一天,姜民宇在教堂做礼拜时,认识了一位护士朴申爱(李枖原饰),两人相互萌生好感,并迅速坠入爱河。

在一九八○年五月的某天,姜民宇邀请朴申爱一同到光州市区看电影,而这时正值韩国总统全斗焕发动双十二政变上台,并宣布全国扩大戒严令,而在光州的街道上,不满全斗焕的群众已经开始聚集,抗议规模也逐渐扩大,军警也在每个街口部署封锁线,周遭充满紧张对立气氛。

正当姜民宇与朴申爱专注于欣赏电影的当下,突然一阵呛鼻的烟雾开始笼罩电影院,姜民宇突然看到有一个抗议民众挣扎着爬进电影院,随后却被后面赶来的士兵打倒在地,观众因而慌乱地逃出电影院,民众的四处逃窜,让军人误以为是另一场暴动,因此,有越来越多军人开始不分青红皂白地殴打民众。

在姜民宇与女友逃出电影院之后,回到家发现弟弟振宇正準备去参加反政府游行,在亲眼目睹军人兇暴行为之后,民宇为了不让亲生弟弟送命,便禁止他参加示威,但是当之后得知振宇的同学,也是他们兄弟的共同好友,被军警殴打至死后,情绪难以平复的姜民宇也决定一同参加反政府抗议活动。

场景来到五月二十一日,当天上午大批光州市民来到全罗南道政府厅前进行示威游行,在人群的推挤下竟激怒了韩国军人,丧失人性的军人开始对民众进行大屠杀,而这时一位退伍上校朴兴洙不忍看到军民冲突,对以前在部队工作的同僚建议希望能够採用温和手段,但却被军方拒绝,而最后振宇在这场镇压事件当中不幸死亡。在大批坦克掩护下,军队最终击败了市民自卫队和光州临时自治政府。

光州事件一共造成二百零七人死亡,二千三百九十二人受伤。虽然已经过了三十五年,在这期间韩国也历经两次政权轮替,但是历史的转型正义,却迟迟没有降临。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