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管生活 >[F1专栏]Peter Sauber归队力挽狂澜 >

[F1专栏]Peter Sauber归队力挽狂澜

2020-06-09 ·      
   
仅仅12个月之前,Peter Sauber恐怕也很能想像到自己又恢复了「车队老闆」的身份,与老战友Frank Williams继续在F1赛道内拼搏。身为仅存的几位保守派F1车队老闆中的一位,Peter Sauber在离开了4年之后 (这段时间仅担任BMW车队小股东) ,去年底他又为了拯救自己创办的车队而重出江湖。究竟是什幺原因让他决定离开轻鬆的退休生活,出手挽救这支他曾经一手创办的车队呢?

进入了21世纪以后,F1赛坛内的私人车队状况都岌岌可危,主要来自于无法缩减的高额开支,例如被迫换用Cosworth引擎的Jordan与Williams车队不但每年必需支付2500万美金的高额使用费,还要忍受这具F1赛道上动力表现最差的引擎。加上几个过去长期支持的赞助商如Deutsche Post (终止3400万美金的赞助计画) 、Benson & Hedge (赞助规模缩小成600万美金) 与HP (由于业务调整而取消F1赞助计画) 纷纷离去,Jordan与Williams车队一瞬间陷入财务危机,一度传出连比赛车手Fisichella的400万美金薪水都无法支付的窘境。

缺乏车厂的财务及技术 (引擎) 支援,私人F1车队在赛道上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只剩下Minardi、Jordan及Sauber三支私人F1车队 (指没有国际车厂持有股份) 勉强支撑,在洞悉了F1生态的改变后,Peter Sauber决定追随Paul Stoddart的脚步,将车队多数股份出售给BMW车厂并更名为BMW-Sauber车队。

[F1专栏]Peter Sauber归队力挽狂澜寻找赞助商成为Sauber车队目前首要之务。
在20世纪1990年代初期筹组一支车队挑战F1的确比现在简单的多,当时有超过15支以上的F1车队,甚至必须正式排位赛之前的「排位预赛」以淘汰速度过慢的车手,却也绝不像办家家酒一样容易。几支F1车队创办人都赌上了自己的身家,从F1车队经营的角度来衡量,这些车队老闆们当时的决定不可谓不冒险:例如Eddie Jordan第一年进军F1车队的预算现在大概只够支付今天一个赛季的引擎使用费、他甚至把自己的房地产拿去抵押向银行贷款,这些孤注一掷时的行为令人无法想像。在日后回顾时,Peter Sauber感到自己总是很幸运,获得数个长期赞助商,包括Petronas (由Peter Sauber将其引入F1赛坛,赞助时间已长达15年) ,Red Bull的赞助期也长达10年,金融业大亨Credit Suisse的赞助期也有8年,还一度是车队股东。

打从Red Bull饮料一推出,Dietrich Mateschitz就了解利用赛车及其他极限运动建立品牌知名度的重要性。Red Bull的标誌出现在F1赛道上已有进20年,80年代末期Mateschitz赞助两位奥地利车手Gerhard Berger与Karl Wendlinger,1995年Red Bull成为Sauber车队的重要赞助商,Mateschitz个人也取得了Sauber车队多数股份。90年代末期Red Bull还赞助了F3000、德国F3系列赛与各项摩托车赛事,红公牛标誌可说是无处不见!之后几年Mateschitz已经缩小赞助Sauber车队的规模,但2003年Red Bull挹注给Sauber车队的资金1205万美金仍佔该队全年比赛总预算1亿855万美金的11.1%强。

[F1专栏]Peter Sauber归队力挽狂澜过去Suaber车队与Red Bull曾有不错的合作关係。
进入了21世纪后,Mateschitz希望更进一步介入F1赛事的企图心却遭到挫败,首先是2001年他与Peter Sauber对提拔芬兰小将Raikkonen一事上意见相左,当时Mateschitz比较属意巴西车手Enrique Bernoldi参赛。事后证明Peter Sauber的眼光并没有错,不过Mateschitz决定将手上的Sauber车队股票卖回给Peter Sauber。Mateschitz出脱持股的时机非常好 (当时的F1车队身价仍属高档) ,不少人相信他在这项交易中获利。之后Red Bull转向与另一支F1车队Arrows合作结果以「车队破产」收场,但最后仍于2004年底透过收购Jaguar车队而正式进军F1赛坛。

虽然缺乏资金的支持,Peter Sauber却不吝惜于投资车队,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风洞设备。2002年推出的C22赛车的可靠度不足让Nick Heidfeld与Heinz-Harald Frentzen错过了不少得分的绝佳机会 (整季仅获得11分) ,属于Bridgestone阵营中的一员,Sauber也因为该厂牌产品在赛道上的劣势而吃亏不少。该年开赛前有传闻指出Ferrari已经将去年革命性的变速箱与引擎技术转移给Sauber车队,这个论点却遭到科技总监Willy Rampf的否认:「我们只取得引擎本身与控制引擎的ECU系统,完全没有其他方面来自于Ferrai的技术支援」,在科技总监Willy Rampf的眼中,C22最大的问题在于研发资源不足。「去年冬天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打造一辆具有竞争力的赛车,这是因为Sauber车队所能掌握的资源有限」Willy Rampf说。

[F1专栏]Peter Sauber归队力挽狂澜Felipe Massa与Kimi Raikkonen都是被Peter Sauber挖掘出来的车手。
车队内更大的问题在于各种测试设备的落后,2001年一整年Sauber工程团队的风洞使用时间仅高过Minardi,甚至少于Jordan车队。该队之前的风洞 (位于瑞士Emmen) 被F1车坛人士评估为「科技水準至少落后其他对手5年」,当年Sauber工程团队经常往来英国与瑞士,因为他们必须租用Lola赛车厂的风洞来与自己的风洞数据比对。详细比对的结果显示瑞士Emmen的旧风洞有「数据可信度」的问题,如果连风洞测试的数据都不可靠,C22的车身设计会有问题也不令人讶异。所幸这些恶梦总算在新风洞完工后划下句点,这座2001年底开工、造价7000万瑞士法郎的崭新风洞从2002年底开始运转,被视为目前最先进的F1风洞设备之一,也是当初BMW车厂决定收购的重要原因。除了先进的风洞设备外,Sauber车队前空气动力总监Willem Toet更是第一位将赌注下在计算流体动力学 (Computational Fluid Dynamics, 简称为CFD) 的空力总监。

即使把管理权交给BMW车厂后,Peter Sauber在这支车队中依然拥有股份,起初是15%,在Credit Suisse由于一份预售合约而放弃股份后,这个比例增加到20%,他也仍保持在Sauber Holdings AG董事会成员的身份,并以「赞助商公关负责人」的职务参加大约一半的分站赛事。BMW集团在慕尼黑总部召紧急记者会,正式宣布将在2009赛季结束后终结F1参赛计画,但关于Sauber-BMW车队设备与员工的处置方案则尚未决定。在宣布将在2009赛季结束后退出F1后,BMW也开始寻找买家接手。

[F1专栏]Peter Sauber归队力挽狂澜   
交易转移的资产是位于Hinwil的车队总部设备。Peter Sauber一度试图个人身份买回持股,但最后因为出价太低被BMW集团拒绝。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斡旋,就在Lotus车队获得第明年第13个、也是最后一个参赛名额的消息公布后不久,BMW-Sauber车队于9月15日通过官方网站宣布:将把车队出售给总部驻扎在瑞士的投资公司Qadbak,但两个月过去后,BMW-Sauber车队的交易无声无息没有进展,日后证明Qadbak只是一家有名无实的纸上公司。由于与Qadbak的交易没能完成,BMW最后同意将车队卖回给Pete Sauber。

BMW决定终止F1计画的决定让Sauber本人以及这支车队一度陷入混乱,坐落于瑞士乡村、苏黎世东南20公里远的Hinwil过去20年由于Sauber车队的快速发展而闻名于世,并逐渐吸引各类专业人员进驻,如果Sauber车队关门大吉,Hinwil这个小镇是否还能生存?为了改进车队财务状况,Pete Sauber在收回车队后也不得不选择裁员以降低营运成本。车队员工人数将从之前的388人减至250人左右。

过去大声疾呼削减比赛开支与试车里程的Peter Sauber终于等到了Mosley的种种措施,但却不认为F1赛事的参赛成本比过去大幅降低:「回头来看,今年的车队预算大概与2005年相同,那时我们使用Ferrari引擎 (讽刺的是,和车队现在使用的也是Ferrari引擎) ,不过当时的引擎费用是由赞助商Petronas支付。如果我把 (由Petronas支付) Ferrari引擎费用加上当时的比赛预算,那幺支出与现在基本相同,不同的是现在我们直接支付引擎费用。幸运的是,现在的Ferrari引擎使用成本比过去低上许多。在商业营收方面,受益于新版《Concorde Agreement》协议,车队每年获得的分成提高了200%,1998-2007年版本的《协议》仅有23%的F1赛事相关收入最后分给比赛队伍,而今天的比例大幅提高至50%。「新版《协议》确实增加了不少营收,如果比赛预算最后真能降至Mosley先前规划的降低到每年4500万英镑,这会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不过至少在当前的格局之下,我看不出太大的机会能够走到那一步?Mosley的基本想法是对的。我相信最终的结局是Bernie再拿出些资金并加上两三笔赞助来填补开支」Peter Sauber受访问时说。

[F1专栏]Peter Sauber归队力挽狂澜2009年底Peter Sauber重新执掌Sauber车队时可谓百废待举。
对于马上要决定的轮胎供应商,Peter Sauber也有自己的意见,重要的是所有参赛队伍都使用相同的、样式一样的轮胎:「否则我们的F1生态将分成不同阵营,因为有了轮胎优势你可以控制一切,有了 (性能较好的 )轮胎,你的单圈成绩可以快上2-5秒或者保持领先于其它赛车。但一具 (较好的) 引擎却没法让你单圈快上1秒;而有 (较好的) 空气动力套件,你的单圈成绩也快不了2秒,如果我们引入两个轮胎供应商,轮胎战争将再次开始」

过去4年中F1生态发生了许多改变:包括FOTA组织的建立,限制各类资源协议的导入、三支新车队的加入、光头胎的回归、对试车以及风洞/CFD的禁止/限制协议等。在Peter Sauber接手后,这支队伍也仍处于转手后的恢复期,去年对新赛车设计资源的投入不足更是难以立即扭转,所幸两週前土耳其站小林可梦伟以第10名的身份拿下1分,终结了该队连续6站空手而回的尴尬。

高龄66岁、曾经当过电工技师与汽车销售员的Peter Sauber是如何看待这支再次属于他的车队的未来?「我一直致力于给予车队一个崭新的未来。不过半年前的处境非常艰难:没有参赛资格、没有赞助商,在难以寻找赞助支持时又什幺都没有。我只能在今年1月开始寻找 (赞助商来源) ,这成为了我的主要工作。但与几年前相比,这支队伍的竞争力的确有所强化,我们还有一位不错的科技总监James Key,而赛车实力也不差」Peter Sauber说。作为一支私人队伍,最大的劣势就是季中改良赛车的资源不足!Sauber车队在2001年赛季获得的21分积分中有12分来自于前6站,2002年整季的11分积分也有8分来自于前5站,这证明了Sauber有能力在赛季初期打造出一辆有竞争力的赛车,却没有资源在赛季后半段持续研发改良。法国车手Jean Alesi过去效力Sauber车队时就曾经有感而发「第一站与最后一站的Sauber赛车几乎完全相同」,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更多的赞助资金,相信在Peter Sauber的重新领导后,Sauber车队能够逐渐从谷底走出。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