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润生活 >20个香港人 说香港20年 >

20个香港人 说香港20年

2020-08-10 ·      
   

今天是2017年7月1日,香港回归20年。记得1997年7月1日凌晨零时,香港人看着升起的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区旗,有人兴奋、有人期待、有人担心、有人害怕、有人平静、有人未出世......

20年过去,20个香港人诉说: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邝小姐

邝小姐 20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在1997年2月出世。我长大后知道,爸爸妈妈对回归感受唔大,可能阶层问题,低下阶层较重视搵食。反而有亲戚觉得担心,可能因为亲戚学历高又係有钱人,最后移民去其他地方生活。 另外,我阿妈嘅亲戚有啲做过红卫兵,对共产党好反感,因为见到共产党点衰。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近20年好多新移民来港、好多中港经济交易,就好似非武装式殖民,接收咗一个地方,将国家人民搬迁至此,令香港较容易接受新政权。睇得出内地同香港想文化融合,但香港人未必想接受内地人某啲陋习。现时中港关係变得好僵,我细个无话特别憎内地人,但最近5年出现好多关于内地人嘅负面新闻,我会心存芥蒂。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觉得政府要做咗环保先,咁多届政府都无人做,但全球都做紧环保议题,香港无可能唔做。另外,我希望香港发展多元产业,我係读Creative Media,但见唔到香港文化工作有出路。香港其实唔係无人才,但文化工作者毕业后见到香港无出路,就会去外国发展,令人才流失。

黄先生

黄先生 53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当晚睇电视,播映紧回归交接典礼,心情几兴奋。因为香港受英国统治几十年,终于回归祖国。我喺内地出世,之后去英国读博士,因为回归先决定喺香港落地生根。我选择住喺香港,因为工作环境和英国相似,较易适应;香港又係法治之都,较少贪腐,制度较内地更胜一筹。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近几年香港有啲乱。我认为中央和香港的制度截然不同,双方又互不理解,总以自己角度出发,唔会理会对方观点。另外,双方沟通不足,应该要多啲沟通,凝聚共识,先可以进步。我举个例子,香港认为自己嘅制度无问题,但其实有问题,例如经济有利于大地产商,政府唔干涉任何市场,尤其是房地产,令到楼价好贵,对老百姓不公道。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政府唔好只係谂住香港係金融中心,香港都要有工业和科技。大陆崛起,香港无改变,竞争力只会下降,应该趁机会做产业转型。

曾女士

曾女士 57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回归前夕我喺屋企,我住喺九龙城区,当时仲见到旧机场,回归前一晚我就见到一架飞机低飞经过。我记得嗰阵英国政府撤离香港,彭Sir走啦,係中国驻守队伍驶入香港嘅历史时刻。英国统治香港咁耐,我对回归係有期望,希望各方面能够变好,经济环境变好。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暂时嚟讲,唔能够否定当代青年有好特别嘅想法,佢哋无经历过任何特别环境,所以有自己嘅期望,希望能够自主自决。佢哋有理想,但思想未够全面,佢哋无社会打滚嘅工作经验,唔能够从职场体验香港社会特质,唔了解唔同阶层嘅意见。基本上香港係中国一部份,唔能够脱离。另外,民生方面的确有少许乱咗。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期望林郑新班子上场,唔好出现咁多乱子。民主派人士要睇返社会大气候,唔係样样都反对,唔好为反而反。

陈女士

陈女士 60多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回归前一晚都係正常咁过,当时会担心香港回归之后,六四事件或文革会重演。但惊都无用,我无钱走唔到,只可以逆来顺受。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而家香港变咗铜锣湾书店,你话,我担唔担心香港愈来愈多这样的事件呢?无啦啦就畀被人捉走咗,惊都惊唔到,无钱无得走。唔讲啦,可能讲讲吓我都被人捉走咗。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无期望,有咩可以期望。你话50年不变,梗係会变啦!香港日后可能随时有陷阱,你睇高铁一地两检,一阵内地公安到香港执法,你话有咩做唔出?

吴先生

吴先生 24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当时太细,无咩印象。第一次知道回归,係小学教唱国歌。当时我唱得好大声,然后周围嘅同学用奇怪嘅眼光望住我。长大之后比较明白回归係咩一回事,心感无奈。因为1997年係转捩点,亦係香港人民主自决的黄金机会,而上一代人错过咗。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政府官员仍然保留旧有施政思维,唔太肯做嘢。佢哋亦太自我,以为自己嘅决定一定正确,并唔係以民为本。我觉得佢哋係奴才心态,政府部门经常向中央跪低,猜度主子心意。呢个想法和思维,係梁振英上台后愈来愈严重。例如争取普选,好明显特首完全唔係企喺香港人角度出声,而係处处奉承中央,将香港人的利益放喺最后。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如果香港政府无民主,唔该政府民生方面做好啲。连民生都做得唔好,我哋呢代人唔会想留喺香港。例如香港读书都无保障,每年DSE考生争学位竞争好大,但其实好多学位畀咗内地同学。表面话国际化,但似係内地化。2047年后,香港可能係中国其中一个省,但我唔希望会咁。

周先生

周先生 76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当晚无睇电视,其实回唔回归都一样,英国政权同大陆政权都唔係几好。鬼佬对香港人唔平等,因为佢哋睇唔起中国人;大陆政权又独裁,令香港无自由。我都想移民,但无钱无条件。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学生搞运动係好,但你愈推动民主,大陆就愈收紧自由,反而仲衰过以前。以前共产党觉得香港锺意中国,所以唔多管我哋;点知香港人唔钟意,要推翻共产政权,咁佢梗係管得紧啲。而家假假哋都有民主,共产党收番就麻烦,立法会唔好拉布拉得太劲,令阿爷睇唔顺眼就麻烦。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学生表达意见无问题,但唔好佔中。佔中维持秩序嘅警察都係人,都有老婆仔女,双方受伤都唔太好。示威游行和气就好,可以静坐和罢课,但影响民生就唔好啦!好似立法会咁,民主派拉布,阻住民生发展,基建停咗几年,价钱又因为通涨升高,纳税人又要比多啲钱。

余先生

余先生 18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4、5岁左右先知道回归呢件事,当时父母话好多人移民,佢哋担心内地体制入主香港后,政府会变得专制,失去法治精神。加上内地发生六四事件,令好多人好惊事件重演。我父母心态较开放,唔太惊,最后留在香港。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对回归无感受,因为我同大陆联繫唔大,由细到大都喺香港生活,觉得自己係香港人,但又唔讨厌大陆。如果你好唔锺意大陆,就有可能对回归好反感;或者好爱大陆先会觉得回归开心,但我两者都唔係。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觉得社会撕裂好严重,分裂为一方人支持政府,一方人反对政府。但係,有啲人太唔理性,以偏概全,政府有时未必错晒,有时可能双方都有错。香港人太锺意批评,我觉得批评本身无问题,但係你想为佢好而批评,定为咗踩佢而批评呢?当然,政府都要摆出更愿意同市民沟通嘅态度,例如普选,我明白要有框架,慢慢改善;但接受框架嘅人都唔应该画地为牢,要谂日后点样进步。

赵先生

赵先生 44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好正常咁过,回归中国又唔会惊,香港係中国领土,回归好正常。对我嚟讲无咩大影响,无特别讨论呢件事。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中央和香港嘅冲突多咗,但都无可避免,两班人嘅统治观念唔同、文化唔同,香港一时好难接受中央嘅思想。中港矛盾较以前激烈,咁又难怪,你谂吓香港人1997年上到大陆消费,有钱咪好似大爷咁;依家变咗内地人发达,人哋落嚟消费,咪又係大爷咁款,但香港人唔钟意。其实你点对人,人点对你。民生和经济,政府一向都唔係点帮到市民。三届特首,施政都无咩惊喜。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希望取消强积金,我唔明白点解自己嘅钱,要拎去畀银行佬赚。强积金都保障唔到我退休生活,有时仲可能蚀钱,咁不如我自己储蓄。政府一係帮我哋储蓄仲好,每年有利息,起码一定唔会蚀。

吴女士

吴女士 66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喺屋企睇电视,睇港督彭定康坐船离开。当时心情好複杂,唔知我嘅将来会点,唔知道呢个转变会点。50年不变都係得个讲字,讲咗之后会唔会成真,我都唔知道答案。共产党係我哋唔熟悉嘅政权,一个不确定嘅政权,不清楚他会做什幺,呢个政权本身太神秘,无人会知道佢会点做。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而家香港人都好清楚中共曾经做过嘅事,依家可以睇到香港前景,谂到香港未来会发生咩事。不论你喜唔喜欢、接唔接受、离唔离开,有20年经验,香港人会知道点样决定自己人生路向。边个做中国国家主席好重要,因为佢可以控制一切,操控香港发展。呢个都係中国政权特色,以少数人,控制绝大部份人。香港将来发展如何,就要睇中国係边个统领。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希望管治者要有智慧、有良心、言行正直,唔好为个人利益而无所不为。如果香港政府质素差,香港就会无希望。

陆先生

陆先生 30多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喺屋企睇电视,睇住交接仪式。当时年纪仲细,无咩感受,爸爸妈妈都无讲过回归心情。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我觉得香港发展得唔错,经济好咗;但政治差咗,效能差咗,多咗反对声音。政府政策未必顾及所有人,忽略咗中产阶层。民生还可以,都会减税。最严重係每年楼价係咁升,中产永远追唔到楼价升幅。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希望不同政见的人,少啲争拗,而家太多把声啦,有时意见亦太强硬,政府应该做好啲沟通工作。

曾小姐

曾小姐 30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当时睇紧新闻,心情无咩特别,因为细个无政治意识,觉得回归係顺理成章。爸爸妈妈都只係同我讲,香港返番中国,我当时对回归都无咩认识。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我感受好负面,制度变为人治,可能係中国人嘅劣根性。回归以来,几个特首都係听晒中央话,将特首个人利益与中央关係,放喺香港人之上。中央亦太干预香港政治,例如每次政改态度都好强硬,无转弯余地,又唔肯同香港人倾共识。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无期望,唔觉得林郑上场会有咩分别。我谂政府都係好似清朝慈禧和皇帝嘅关係,慈禧就係中央,係背后操控一切;林郑就係执政嘅傀儡皇帝。民生方面,最重要当然係稳定楼价,依家楼价贵得疯狂。

马女士

马女士 40多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1997年7月1日凌晨时有睇电视,一家人一齐睇回归交接,但无讨论回归嘅事。我无特别感受,因为係历史事实,香港是中国一部分,亦唔会特别开心。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我觉得政治情况变差,政党将好多事情政治化,与97前唔同。我觉得议员喺立法会多次拉布太过火,唔应该影响民生。我觉得政党的行动为选票而做、为政治前途而做。唔似以前咁,大家都注重经济,为改善自己生活而努力。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政治问题唔好再恶化,应该谂点做好香港发展。政党都要多为市民着想,唔好只为选票做事。

梁先生

梁先生 18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过咗回归我先出世,父母好少讲呢件事,可能因为佢哋係低下阶层,重视生活多过政治。佢哋有讲过前一晚睇电视,心情唔太惊,因为无钱都无得移民,只可以慢慢接受改变。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我喺香港出世,生活咗咁多年,都无乜留意回归,对回归无咩感受。今年只係听过政府用好多钱搞庆祝活动,活动比往年多,被议员批评浪费金钱。但我又无咩参加呢啲活动,又唔知道政府搞咗咩类型活动,唔知咁多钱用咗去边。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有踢波,我觉得香港忽略咗体育发展。政府口讲要发展体育,但又要拆湾仔运动场、收番杰志训练中心,我希望政府真係投放更多资源发展体育。另外,社会太偏激,只要你话政府某方面做得啱,已经被人话撑政府,市民应该理性啲。

陈女士

陈女士 73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记得当晚睇电视、睇烟花,心情好高兴。有菲律宾亲戚专程返港庆祝回归,一齐睇电视。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我认为香港福利发展得好好,非常满意,老人睇医生好平、又有医疗劵,老人家无办法要求咁多。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民主派不知足,成日捣乱立法会,不断拉布。我希望佢哋安静啲,协助制订民生政策。

陈先生

陈先生 68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无咩心情,我喺内地出世,一直当自己係中国人,香港回归祖国好正常。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我话香港无变呢,就呃你嘅。我就唔想提政治,唔係怕得失边个,而係市民一向都改变唔到政局。反而觉得人与人之间嘅关係好冷淡,街上又多咗骗案,例如我经常坐喺铜锣湾某广场休息,有啲人走过嚟闲谈,就同我讲无钱搭车,最终我发现佢哋都係骗徒。人与人之间嘅关係只有利益,可能係富裕社会嘅后遗症。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希望每个香港人都可以得到温饱和开心。香港贫富差距很大,虽然有人富裕,但都有好多人生活得好苦。以铜锣湾和北角为例,铜锣湾係消费区,当然冠冕堂皇;北角就好多旧楼。深水埗同旺角都係好例子,一个穷人集中地,一个旺区。林郑月娥上台,希望佢帮多啲穷人。

关小姐

关小姐 22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当时只得2岁,无咩印象。只记得爸爸惊回归香港会唔同咗,但我哋无能力离开香港。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对回归无咩特别感受,回归都係仪式为主,唔觉得回归同我有切身关係。20年来,感受唔到香港有咩变好咗;反而谂到多啲坏转变,例如生活各方面赤化,大学学位内地人佔多,好少本地人;主流媒体用比较大陆的字眼,就好似「二奶」变「小三」,将译名「希特拉」改为「希特勒」。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其实维持不变已经好好,再收窄香港的法治或自由,难以想像变成咩情况。我觉得中央而家太干涉香港政治,以前好少中央官员企出嚟讲香港有咩做得唔啱、点样破坏一国两制。而家仲要有释法,将法律讲到好死,抹杀法律和人情的空间,中央明显干预香港法治。

黄女士

黄女士 84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有睇电视,仲记得回归当日落大雨,彭定康搭船离开,佢个女唔捨得而喊。面对回归,我当然都惊,唔知知道共产党会点样统治香港。我个仔当年就移民去澳洲,过咗两年见到香港无咩事发生,先返香港生活。我都想走,但我仲要喺香港打工养另外两个仔。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大陆专制政权,到香港回归20年,都唔算有太大干预。但佢话50年不变,都预计到会愈来愈收窄自由,我年事已高,应该就睇唔到呢个情况,但年轻一代就惨。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老啦,无咩期望。但香港楼价太贵,日后人口都会愈来愈多,政府一定要多建房屋,令香港市民有啲保障。

陈先生

陈先生 50多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当晚有买叉烧庆祝,好似大时大节庆祝。我喺香港出世,但自小觉得自己是中国人。管治还管治,国籍唔会混淆。但都有少少担心,中国可能对香港好专制,但董建华政府班子,好多官员都係奉行英国管治风格,所以都接受到。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我觉得香港交通网络几完善,而家又话建设第三条机场跑道。政治方面,我唔觉得中央干预得多,多干预就会进驻军队入香港啦。最衰係梁振英上台,佢做得唔好,议员就係咁拉布,通过唔到政策,中央最唔应该就係挺梁振英。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我希望政府官员多与立法会议员沟通,令运作畅顺,通过更多政策。

马先生

马先生 16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回归时我仲未出世,对上一次大型庆典(5年前)先知道回归这件事。父母无提及过回归心情,但有讲过当年有移民潮,好多人担心香港回归后嘅经济发展,父母某啲朋友都係因此移民。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对回归无咩感受,一来我对政治较冷淡,加上年年都有回归庆典,都无咩特别值得庆祝。年年庆典都差唔多,唔觉得回归20周年有咩特别。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经济方面,政府应投放更多资源,制订福利政策,帮助贫穷人士。政治方面,我对政治较冷感,对民主无特别大期望,亦睇唔到民主有无出路。

郭先生

郭先生 44岁

1.   1997年,如何面对回归?

我喺屋企睇电视,记得当时有放烟花。心情无特别,香港始终係中国的领土。回唔回归无乜所谓,呢啲都係政府嘅事,我都改变唔到,所以唔会有感觉。

2.  1997至今20年,有甚幺感受?

我觉得整体发展都OK,无咩大问题。政治无得改变,我就唔评论,但我觉得反政府声音属小部分人。但係楼价太高就係问题,根本贵到买唔起,市民好痛苦。

3.  对香港未来有甚幺期望?

最紧要係降低楼价,希望政府唔好再倾向帮大财团,令市民无办法安居乐业。起码都要建多啲公营房屋,令更多人有屋住,唔使捱贵租及劏房。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