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悦生活 >在《幻土》编织庄周梦蝶的想像 窥视新加坡移工真实生活 >

在《幻土》编织庄周梦蝶的想像 窥视新加坡移工真实生活

2020-06-27 ·      
   

《幻土》是史上第一部获得金豹奖的新加坡电影,由法国、荷兰与新加坡共同製作,有着法国电影扑朔迷离的风格、荷兰电影迷幻写实的手法以及新加坡电影的清新,就像电影片名一般,这部谜样的电影看完之后并不会给予观众「对答案」的机会,导演如此苦心安排是希望观众能够持续品味,并且认为这样使电影本身更加有趣。

在《幻土》编织庄周梦蝶的想像 窥视新加坡移工真实生活

世界眼中的新加坡,是个高度发展,非常进步的国家,不过,外人不知道的是,她光鲜亮丽的外表,是由一群为数不小的移工在50年间不断填海建设而成的。《幻土》就是建立在新加坡这样的背景下,当一位中国工人王必成在新加坡海岸线的填海工业区失蹤了,卢姓警探奉命调查下落,探访王必成曾去过的地方都一无所获,却在梦中见到了他的身影,并感知到他过去经历过的一切。警官循线追查到填海工地,却发现沙子底下埋藏着令人不安的真相,即将在虚实难辨的幻境中揭开。

金马影展播映时,导演出席映后座谈时提到,身为新加坡人,自己对于国家的建设与养成很有兴趣,觉得一个可以持续扩增国土的国家很奇妙,但别说外国人,很多新加坡人都不晓得背后的故事。所以,拍摄《幻土》的目标观众就是从与他自己一样的中产阶级新加坡人为圆心,再向外扩张,也因为这样,即便有兴趣,拍摄前导演对移工的工作型态与生活模式一无所悉。他表示,当初如同拍纪录片一样的田野调查、深入研究,光是了解背景就花了三年。电影当中,忠实地呈现工人们的工作状况,这与旅游资讯或其他新加坡电影里看到的可说是有天壤之别。

在《幻土》编织庄周梦蝶的想像 窥视新加坡移工真实生活

片中不时提到「梦」与「失眠」的概念,导演也曾在访谈中提到「庄周梦蝶」的拍摄手法,因此他认为许多西方影评讨论本片的「虚实」是「误读」,他想表达的其实是更为形而上、哲学甚至抽象的概念。曾沛慈的歌曲「你离开他了吗」虽说是情歌,但歌词里提到「想知道你的回答 知道又怎样 / 也许并没有答案 没有又怎样」的确,没有答案又有什幺关係呢?导演说他自己喜欢在没有答案中找一个答案,所以,观众观影结束后需要整理心情,思考整部电影过程中自己奔腾的思绪脉络,才能找出一个自己能够接受的结论。

另一位出身「超级星光大道」的歌手林宥嘉则有一首歌曲「我梦见你梦见我」,观影结束后脑中浮现複数选项。究竟是查案过程全是移工王必成的想像,他才会「梦见」警探「梦见」他?抑或是王必成因目睹了什幺不法情事而「被失蹤」,因着电影奇幻的调性警探才得以「梦见」王必成?既然导演都说「对答案」不重要了,各位观众观影结束也别纠结。但是,看完导演于金马影展的映后座谈后,反而有了全新的理论,也决定如此相信着。导演表示,包括他自己在内,他希望观众以警探的角度来看这个故事,一起在初次见到移工宿舍时惊呼「这怎幺住人阿?」与「这幺亮怎幺睡阿?」,一起感受移工们护照被扣留的处境,以及失眠时只有宛如幻境的霓虹灯网咖可以落脚。可能,王必成真的是一位失蹤的移工,但所有查案的过程都是卢警探的想像。一边深入移工工作与生活环境的同时,他开始揣摩王必成的思绪与他可能经历的一切,而最后在音乐季现场看到的王必成背影,也不过是他所想像在这样的一天结束之时,疲累的王必成可能来到这里放鬆心情,看看海。

就像观看《Birdman鸟人》时,观众会猜想究竟整部电影是主角的想像,还是他真的如同曾经搬演的角色一般拥有超能力,而该片开放式的结局更让影迷摸不透,也为电影製造更多的讨论空间。或许,《幻土》想说的只是,在了解了移工们的处境与生活,并走过王必成经常出没的地点后,警探终于对这块土地上经常被人们视而不见的这一面有了更深的认识,至于,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倒也不是那幺重要了。

在《幻土》编织庄周梦蝶的想像 窥视新加坡移工真实生活

日前台湾有《做工的人》一书揭露底层之下的底层,努力且谦卑地活着的小人物们,受到扭曲对待与阶级不公。而在新加坡,这一群帮助国家繁荣的外国人们,却始终无法真正成为「新加坡人」,永远无法融入,甚至被扣押护照,过着非人的奴隶生活。导演在访谈中提到,他因为看到工地简陋的居住环境而惊讶,有些移工开心地拿着手机展示他们在老家的洋房给导演看,这样的反差究竟是出了什幺问题?环境较好的移工可能单纯为了新加坡工资较多而出走,但更多的是连来到新加坡都得贷款的人们,都还没开始工作就欠了一屁股债,不被老闆喜爱或受伤遭遣返,则翻身变得难上加难。

在《幻土》编织庄周梦蝶的想像 窥视新加坡移工真实生活

在《幻土》当中探讨的移工问题,其实就像后殖民理论里的「他者 ( The Other )」概念。虽然移工们才是时间上较晚来到新加坡的一群人,但他们绝不可能扮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的「西方」,而是代表「异族」的「他者」。而所谓新加坡人没看到的移工生活,如同「盘旋在西方心灵内部的恐惧与幻想」,对「异族」的认识不是来自于与他者的实际接触经验,而是「想像」,因此,排他性与隔阂非但没有缩小的可能,甚至只会越来越大。若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已经令人难以置信,有了「实际接触经验」的警探所「想像」出来的事发经过或许真的是最接近事实的。

在《幻土》编织庄周梦蝶的想像 窥视新加坡移工真实生活

填海用的沙来自世界各地,如同为新加坡填海的移工们也来自巴基斯坦、缅甸、孟加拉、菲律宾、中国、斯里兰卡、印度与印尼等国家,而「沙」本身也给人变化莫测且稍纵即逝的感觉。搭配上电影「梦」与「失眠」的主题,导演特别指出在西方国家,睡魔 ( Sandman ) 便是以「沙」来使人入睡。梦工厂2012年的动画《Rise of the Guardians 捍卫联盟》讲的便是复活节兔、杰克冻人、睡魔、圣诞老人与牙仙等守护精灵的故事。片中不少镜头特写那最终将形成「幻土」的沙,埋藏在其下的究竟是不安的真相,还是新加坡国人视而不见的日常,就不得而知了。



图片来源:IMDb、开眼电影网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欢看电影,热爱吸取电影资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专业,理性介绍电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欢的男女演员,就会无法自拔的从影痴变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专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